您现在的位置:

食疗养生 >> 正文 >

被“职场光环”击垮的“职场明星”

女大学生成资料员安红3岁那年母亲去世了。后来父亲给她找了个后妈,但后妈对她和爸爸总是不冷不热的,整天不露一个笑脸。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里,安红除了压抑,丝毫体味不到亲情的温暖。于是,她发誓要尽早脱离家庭独立。虽然家境不算太好,但父亲还是竭尽全力供她上学。从小就要强的安红那时就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家人、全村人都对她刮目相看。高中毕业后,她被省城一所重点大学中文系录取了。除了入校时的学费是父亲凑出的以外,4年来,安红几乎没有再让家里为她掏过一分钱。当家教、发传单、做钟点工……安红用自己辛苦挣来的钱上完了大学。2006年春节后,同其他即将毕业的同学一样,安红也开始了她的求职之旅。但几个月下来,到处碰壁让她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离校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学校宿管部门贴出了通知——毕业生必须在7月10日前搬离宿舍。这一纸通牒把安红逼到了死胡同。她身上已没有多少钱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一份工作,不然她就会露宿街头了。生活中充满了戏剧性。一天上午,安红又一次应聘失利,正灰心地坐在一家省直机关大门旁的长椅上休息。从大门里走出两个女孩儿,其中一位有些懊恼地说:“这下完了,我平时打字挺快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速度就上不去,真是气死我了!”另一个女孩也说:“唉,我还不如你呢。我原先挺熟练的方正排版,到了场上也没能发挥出来。这份工作看来与咱们无缘了!”安红心里一动,心想里面是不是在招人。她向门口的保安打听情况。保安告诉她,机关后勤处的资料部正面向社会招一名资料员。虽然资料员离安红的求职期望很远,但想想眼下如再找不到工作,就会面临“弹尽粮绝”的处境。她决心进去试试。安红中文本科的学历、娴熟的打字速度,让资料部负责人当场拍板录用了她。就这样,安红成了这家机关的一名编外人员。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成了一名资料员,安红的心里落差很大。但她想,先干着,“骑驴找马”是不错的选择。好在这家单位是堂堂的省直机关,办公环境幽雅,待遇除了糊口之外,还能有所剩余。下一页:“资料员”成了“职场明星”${FDPageBreak}“资料员”成了“职场明星”资料部的工作安红很快就驾轻就熟了。她和机关工作人员一样,上着每天八小时的行政班。走进机关大门时,路人对她投来羡慕的目光。安红在内心苦笑,自己只是个编外临时工,充其量只是一个打杂的。唉,啥时自己能有份体面、稳定的工作就好了。搬出学校两个多月了,安红还没有和班里的同学联系过。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总觉得自己找的工作无法向人言说,也就没有勇气和其他同学联系。国庆长假期间,安红无处可去,便一个人到购书中心看书。没想到,她在这里竟遇到了同宿舍的武君梅。武君梅一看到安红,便惊喜地跑了过来,嗔怪安红这么长时间也不和她联系。武君梅毕业后联系到一家房地产公司作销售,最近还交了个男朋友,看起来很不错。武君梅问安红在什么地方上班,安红只好说出了自己上班的那家省直机关的名字。武君梅一听,就嚷着让她请客:“你这家伙,到大机关上班也不打个招呼,是不是瞧不起我们了!”看着武君梅羡慕的表情,安红有心想把事实说出来,但却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还没有等到编制,有啥好说的!”武君梅捅了她一拳说:“编制迟早会有的。就是没编制也比我做房产销售好啊,整天累得要命,又挣不到钱!”分手时,安红叮嘱武君梅说,自己在单位还没站稳脚跟,最好不要去找她,有事手机联系!武君梅打趣地说:“哟,到底是在大机关工作的人,现在就给我立规矩了。好,听你的,有事儿打电话。”看着武君梅远去的背影,安红心里五味杂陈。安红进了“大机关”的消息很快在同学中传开了。接下来的几天,很多同学打电话约她聊聊,说给他们传传经。面对同学们的邀请,她只能苦笑着想尽办法推脱。元旦前的一个双休日,留在省城的同学要小聚一下,班长打电话叮嘱安红务必到场。安红对这次聚会既充满了渴望又有些不安。聚会那天,见到昔日朝夕相处的同学,安红倍感亲切。大家畅谈走上社会几个月来的经历及感想。期间,几个同学都起哄让安红介绍一下在大机关工作的感受。安红很想把自己在单位的真实情况说出来,但几次话到嘴边又都咽了回去。她心想,这家单位不是自己的久留之地,等以后找到更好的地方再向大家解释也不迟。临分手时,她特意叮嘱大家不要到单位找她,她的解释是:“越是大机关,规矩越严。我不想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就这样,安红在“大机关”工作的消息继续在外界传播着。安红的大学辅导员还把她作为榜样介绍给他的学生们!在同学羡慕的目光和老师的夸赞声中,安红的虚荣心渐渐膨胀起来。在此期间,她也谈起了恋爱。男友李涛是通过一次电台举办的单身派对中认识的,来自河南商丘农村,名牌大学毕业,在一家省直机关作公务员。交往中,安红只说自己在某省直机关上班,绝口不提其它事情。李涛没有丝毫怀疑,也没有追问。下一页:“光环”下的不胜其累${FDPageBreak}“光环”下的不胜其累在大机关上班又找了个同样在省直机关作公务员的男朋友,此时的安红简直成了大学同窗姐妹们的偶像了。这一切既让安红感到满足,又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为了让姐妹们深信不疑,她咬牙请她们到必胜客“潇洒”了一次。她抽出百元大钞“洒脱”埋单时,又引来了姐妹们的惊呼:“到底是在大单位工作的人,收入就是高啊!”其实付账时,安红心疼不已。很快就有人求安红帮忙了。一位毕业后回老家谋职的同学,给安红打来电话求助。原来,这位同学家里祸不单行,哥哥罹患绝症,上高中的侄子又患了股骨头坏死症,无钱医治。同学恳求安红向当地政府部门汇报一下,看能否给侄子以救助。对此,安红无能为力,但又不好直接拒绝同学。她只好向男友求助。李涛是个热心人,他当即给自己在报社当记者的同学打去电话,请他在报纸上呼吁一下。李涛的同学很快赶到求助者家里,了解情况后,写了一篇《谁能圆我读书梦》的报道。报纸上市后,社会上好心人纷纷捐款,一家医院还把那位同学的侄子接去免费治疗。那位得到帮助的同学对安红感激涕零,专程到省城感谢安红。自此,同学们对安红更加崇拜。在一片褒扬声中,安红内心的苦闷无处宣泄,只能闷在心里。男友只觉得她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想安慰她却又不得要领。转眼春节过去了,又一届毕业生开始了他们的求职之旅。为了给这些即将踏上社会的学子们打气鼓劲。安红毕业的学校邀请往届的“职场骄子”回母校传授经验,安红也在受邀之列。辅导员打来电话时,安红原本想推掉的,但辅导员再三要求她必须到场。无奈,她只好应允了。下一页:真相暴露后${FDPageBreak}真相暴露后其实,安红是想到过自救办法的。她很想再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来摆脱目前的尴尬境地,或是到外地谋职,离开这个让她烦恼多多的城市。可男友不同意她离开“这份稳定、体面的工作”。一天,父亲打来电话,说过几天老家的人到省城办事,会到单位去找她,要她帮忙牵牵线。还没等安红想办法推脱,父亲已挂断电话。放下电话后,安红惊出了一身冷汗。回家过春节时,父亲曾问起她工作的事情,因为自己和父亲的关系一向很淡,她只是随口说了单位的名字。父亲听出女儿上班的地方是个大机关。他在为女儿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不免向亲朋好友炫耀一番。没过多长时间,“老安的女儿在省城大机关上班”的

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由网友发布,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020-37617988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 http://caipu.ezgxl.com  丝瓜养生网    版权所有